标题:10余年不舍昼夜守护精神病患
编辑:
日期:2015-08-13 00:53:12
内容:

1.jpg
  韦文武同志,男,汉族,1973年9月出生,是一位农民藉的精神病医院护工。1999年7月,他是蒙山县第二人民医院第一个聘任从事精神科的男护工,在平凡的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多年。 蒙山县第二人民医院是精神病专科医院,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精神病人是可怕的,他们发病时给自己带来很多的困扰,给家庭带来沉重的负担,严重的还会给社会造成极大的不稳定。因为他们大多不能认识到自己有病,所以往往拒绝接受治疗。面对这些失去理智的特殊患者,医护人员以极大的奉献精神,不分昼夜的和他们在一起,关注他们的一言一行,引导他们的治疗康复,料理他们的衣食住行,鼓励他们及其家属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十多年来,韦文武同志一直秉承着以病人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不断加强道德修养,提高护理技能,对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有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忠诚履行着护工的神圣职责,全心全意为病人服务,在高风险的岗位上,为这一特殊的弱势群体默默献。
  不断学习护理常识 提高服务质量
  十多年来,韦文武同志积极参加各种有关护理工作的培训,从而不断提高自己的护理工作水平。他认识到精神科护工工作重要性,将护工工作作为一个崇高的职业始终坚持着,不怕脏、不怕臭、不怕苦、不怕累,一切从病人的利益出发,一心想着照顾好每一个病人,帮助他们早日康复。
  排除偏见 爱岗敬业
  护理工作都是会被人瞧不起,认为下贱、低等看法,更何况是精神科护工,更是被人看不起,社会上的群众、村上的人等,很多人都有对他有偏见和看法,就算他的同学、好友也不例外,经常在聚会、好友聊天中受到冷嘲热讽,有的甚至摇头摆手地说“神经医院”、 “颠佬医院”去不得,整天和“癫佬”接触的护工更做不得,不如回家种田,更不如外出去广东等打工。说起工资报酬,在精神病院开始一段时间每月二三百元,以后逐渐增加,现在才近二千元。在广东打工的同学有当小领导的,劝他下去打工,起码工资每月三四千元以上,以后还会不断增加工资。面对好心的同学的劝说,他坚定地说:“不怕这个单位,不怕这样的职业,在惯了这个单位,做惯了这护工的工作,舍不了单位,舍不了职业,也舍不了这些病人,去广东打工不习惯,不去了!”简单、普通、诚实的几句话,却体现出他扎根医院,爱岗敬业,干一行爱一行的理想信念。
  不畏脏臭 艰辛履职
  护工职责,是在科室护士长的领导和护士的引导下工作,做好晨间护理,整理床铺、床单,协助病人洗脸、漱口,口腔护理、梳理头发、帮助病人领饭、喂饭、喂水,擦浴,洗澡,更换衣裤,大小便处理,修剪指(趾)甲、刮胡子,督促病人排队领药,监督吃药,开关纱窗,收拾病人的碗筷,口盅,洗澡用具,床底杂物的处理或存放好。输液前嘱病人大小便,必要时给予约束固定。随时巡视病房,随时听候病人的呼唤,发现问题及时报告。对入院病人卫生处置,床单,床位的安置,出院病人时负责病人的衣服更换和床单、床位的终末处理等等。十多年来他对护工的职责了如指掌,口背娴熟,但工作起来十分艰难,必须要有不怕脏,不怕臭,不怕苦,不怕累,不惧风险以及对病人极端热爱、极端负责的精神才能做好。人们都说医院护工艰苦难做,然而精神科护工工作更艰苦,更难做。他工作在男病房内是高风险的地方。近年来,第二人民医院的男病人长期有近200人,有100多人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他所在就是承担着这有近200个病人的医疗救治工作的科室,但医护人员却只有三十几名。精神病人大多躯体健康,行动自由。也正因为如此,每一位病人都是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自爆”!连他们的家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而他却要时刻关注他们,了解他们的精神状态,精心照顾,细心护理。然而,他得到的并非都是感谢。病人随时都会做出一些意外的举动,所以他不但要承受着病人在发病状态下的漫骂和殴打,还要承受一些家属的不理解。一些家属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亲人有精神病,听信病人的话认为大家的工作人员对病人不好而埋怨护工。面对这些,韦文武同志积极与家属联系,耐心细致的向他们说明疾病的症状表现、治疗情况、预后和疗效,直到他们理解为止。由于精神病人的特殊性,医院要求所有工作人员必须做到“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精神病人几乎都是无自知力,不知道、不承认自己有精神病,不愿接受住院治疗。病人入院后大多是不合作的,在这里工作的护工在病房工作接触病人的时间是最长的,经常会受到有幻觉妄想支配病人的大肆辱骂,在防不胜防情况下受到人身攻击,喷口水、打伤、抓伤头面手脚等等。他心中常有个“忍”字,真正做到打不还口、骂不还收,有时伤了也坚持第一线上班工作,认真观察病人言行举止,传递信息给非冲动的病人和医护工作人员,防止受到冲动病人的意外伤害,尽量减少受伤受害事件。“求吃饭也不容易”。精神病人有受被害妄想支配,怕饭菜内有毒受伤害而不愿意进食;有想死而拒绝进食;有因服抗精神病药出现锥外系药物反应而流口水,吞咽困难而想吃又吃不下等,导致病人不吃饭。作为精神科护工,经常要帮其擦干口水,在劝喂食饭菜等过程中常遇到突然地被病人吐喷口水、饭菜泼到脸上或衣服上,有的吃着吃着就突然对着喂饭的护工拳脚相加。有时给病人端来了饭菜却拒食,推翻倒满地上或护工身上,有时又说想吃粥,端来粥又不吃,有的会故意把嘴里的食物喷吐出来,医护人员经常会被饭菜喷得满身满脸,真是生气又不敢表露出来,强制着一忍再忍,心里是多么的委屈啊,但还得想方设法让病人进食,尽量减少不必要静脉点滴,减少病人住院经费开支,他就是以这样的爱心和耐心去包容着饱受精神疾病困扰、支配的患者!“强制洗澡”是护工的日常工作。给一个精神病人洗澡的艰难与风险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你们想到或见过有些精神病人出走流浪他乡,不洗脸,不洗澡,蓬头垢面,衣服臭脏,闻之欲吐。此类病人入院后,常不合作,需给强制病人洗澡,有时需几个人帮其洗澡,有些病人还很不配合,不时还会受到病人的攻击与伤害。他身为骨干之一,亲自为病人搞清洁,有时病人会推倒端来的洗澡水或用水泼人,抓拧人等,洗澡完又不愿意更衣穿上,有的穿上又脱掉。他的工作辛苦自不必说,还需要具有极大的耐心和爱心。
  用心呵护无怨无悔
  他工作十多年来,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用勤劳、汗水、任劳任怨,极端负责。工作中处处关心病人,精心护理重病人,细心观察言行举止,发现病人的变化,及时报告,病人的要求,当客观不能满足时,予以耐心说明,对病人的家属投以热心,对病人一视同仁,处以公心,住院期内用心呵护,为病人早日康复出院,倾注奉献了爱心。有一个病人在病态的支配下经常大骂医护人员贪污他的几百万元的财产,强占他的老婆,经常扬言要杀了医院的工作人员,在精神科工作没有几位护理人员没被病人打过或骂过。这位病人由韦文武同志负责照顾。在照顾的过程中,韦文武同志不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根据自己的经验在照顾的过程中与他推心置腹,慢慢引导他,压下他的脾性。护工的工作,韦文武同志常年累月、分分秒秒一直坚守!委屈就没有吗?有!痛苦就没有吗?有!但是,本着对精神病人这一弱势群体高度的关爱和同情,本着对自己职业操守和职业道德的自觉维护、对社会责任勇于承担的理念,他忘却了自己的委屈,忘却了自己的伤痛,依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踏踏实实工作,勤勤恳恳”的做人是他的信条,十多年的护工工作平平淡淡,没有耀眼的光环,有的只是一份追求:那就是真心实意的对人,全心全意工作,实实在在地为病人服务。他十多年如一日工作在这一特殊的弱势群体中,认真履行护工岗位职责,关爱精神病人。虽然精神科工作艰苦、平凡,还时常伴随着危险,也有委屈的时候,但患者的康复,家属的满意笑容便是他的动力,他会继续用他满腔热情和双手为精神病人康复、回归社会作贡献,扎根医院,永不改行,无怨无悔,坚守并努力着……


返回列表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Powered by Empir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