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劳模老曹的“快递人生”
编辑:常菁
日期:2015-08-01 00:17:27
内容:

  今年将满51岁的曹中希是上海圆通速递北京分企业的一名快递员,负责北京师范大学片区。由于工作认真、服务周到且极富人情味儿,他很快就得到了北师大师生们的认可。2012年,老曹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他也因此成为全国民营快递行业首位全国劳模。同年9月,在企业和学校的共同支撑下,“圆通速递老曹工作室”在北师大挂牌成立。
  羊年伊始,乍暖还寒。二月的一个冬日午后,千龙网记者驱车来到北师大,在“老曹工作室”见到了这位全国民营快递业的名人。老曹个子不高,不像“山东大汉”,但长得十分敦实,双目炯炯有神。
  当天下午1点半,老曹工作室内依旧人来人往,而放在桌上的作为午餐的两个驴肉火烧早已经凉了。在等待了近二十分钟之后,记者终于捕捉到了难得的对话间隙。就这样,老曹一边匆匆吃上几口“驴火”,一边开始讲述他的“快递人生”。

作为一名圆通的快递员,老曹深感自豪,他身后的大照片是他与北京市领导以及其他劳模的合影。
  “离婚后我决定进京寻梦”
  老曹的家乡在山东省临沂市费县的小山村里,那里是沂蒙山区,属于比较落后的老区。来北京之前,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而且还是一名村官,在村里当副书记。2000年,由于感情不和以及双方都忙于自己的事务,老曹和第一任妻子离婚了。离婚后老曹“净身出户”,还欠了哥哥一万元。
  “当时我觉得特迷茫,也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就是想尽快离开伤心地,所以就选择进京寻梦碰碰运气。”老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过去婚姻的不幸显然仍这个山东汉子难以释怀。
  谈起为何选择做一名快递员,老曹说他这个人很保守,也恋旧,不喜欢换工作,但还是因着各种缘由换过几份工作。
  据老曹先容,他刚来北京的时候是做装修,那时候真是赶鸭子上架,手艺还不熟练就被老板逼着干上了。“我一共就干了仨月,至今那老板还欠我300元呢。去年我还碰巧遇到了那老板,他是我老乡,我提起欠工钱的事情,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后来老曹又分别当过送水工人、货物押运工人和护工。2010年,老曹经朋友先容来到圆通当上了快递员。
  当千龙网记者问起还打算在圆通干多久的时候,老曹放慢了语速,直视着记者说:“我在圆通工作已经五年多了,只要圆通还需要我,我就一直干下去,我的目标就是在这里干到退休。”
老曹在工作中,他的客户主要是北师大校区的学生。
  “不被理解是最大的痛苦”
  众所周知,做一名快递员风里来雨里去十分辛苦,敬业的老曹更不例外。老曹说,干他们这一行,酸甜苦辣肯定都会有,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不被人理解。
  说到这里,老曹面色凝重起来,沉吟了片刻,然后开始了倾诉。“记得那是2012年秋天,有个姑娘找到我给她在云南当兵的弟弟寄一台笔记本电脑。由于那个地方比较偏远,圆通的网络没覆盖到,我就联系了EMS帮她寄送……”
  老曹说,过了几天,当她弟弟告诉她依旧没收到笔记本电脑的时候,那姑娘电话就追了过来。当老曹告诉她已交给EMS寄送的时候,那姑娘非常生气,非让老曹把笔记本给她追回来。
  “我反复跟她说明,EMS肯定没问题的,但她就是不听,一直给我打电话催我,而且态度十分恶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一天给我打了上百次电话。”
  最终,老曹通过联系EMS河北企业把笔记本追了回来。“当亲自把笔记本交还给她的时候,我终于摆脱了。”老曹说到这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就是想不明白,她就是不相信我,这种不被人理解的感觉真的很痛苦。”
  老曹告诉记者,干快递五年多来,遇到的客户真是什么人都有,他还曾遇到过客户当面冲他挥刀子。老曹说,那是2011年的冬天,当时他去送件儿。当到了客户的家,他敲了半天门没人应答他就走了。但到了楼下老曹不死心,又打了客户的电话。电话终于通了,原来那会儿客户在家睡着了。
  随后老曹赶紧上楼,敲开门。“我就催他快一点儿,因为我还有很多件儿等着送呢。没想到他就恼了,他大骂我态度不好,这还不够,后来竟然又回屋取出一把水果刀,在我面前挥舞起来。”老曹边说边跟记者比划了起来。
  “其实我当时真的挺紧张,担心他乱来,但我强作镇定对他说,年轻人,你这套唬不住我,当今是法治社会,谁都要敬重法律。他听完“啪”地把水果刀扔到地上,然后气哼哼地拿笔签了字。”老曹讲完,嘿嘿笑了两声,说,“毕竟我上岁数了,如果我也是年轻小伙子,估计当时真的跟他干上了。”
  老曹很忙,电话不断,经常是正在整理包裹时任务又来了。
  “一盒月饼让我热泪盈眶”
  刚谈完过去遭受的不公待遇,老曹话锋一转,说:“虽然有时候我得不到客户的理解和敬重,但在大部分时间里,客户普遍对我还是挺好的。有的客户更是待我像朋友乃至家人一般,让我倍感温暖。”
  老曹说,令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来自云南的女同学,如今她已大学毕业,离开北师大了。2013年快到中秋节的时候,老曹接到她的电话,让他上门取件儿发快递。“等我到了的时候,她拿出一盒好利来的月饼塞到我手里,并对我说,‘曹叔,祝你中秋节快乐!’那是我做快递员以来第一次收到礼物,在那一刹那,我感动极了,差点儿落泪。”
  “我当时就想,她还是个孩子,还是家中的独苗儿,按理说,应该被大家这样的大人呵护,应该是我给她送礼物才对。”老曹饱含深情地说,“去年我还收到了她从台湾寄来的邮票,大家一直都保持着联系,至今都是很好的朋友。”
  另据老曹讲,在北师大的家属院里,有个大姐也对他非常好。每次去她家收件儿的时候,那个大姐对他都非常客气,而且只要是赶上饭点儿,大姐总是要留老曹吃饭。“真的是太热情了,我不吃都不成,每次只好匆匆吃上两口再走。”
  “玫瑰虽美,也怕再被扎”
  如今的老曹已年过半百,依然孑然一身,膝下无子。当记者问及是否感到孤独,有无再次结婚的打算,老曹沉默了许久,缓缓地说“玫瑰虽美,也怕再扎啊。我已经离过两次婚了,再让我走入婚姻真的很难了。”
  据老曹先容,去年他又经历了一次短暂的婚姻。在经历了第一次失败的婚姻之后,老曹对结婚已经是非常谨慎了,但老曹的母亲年事已高,特别希翼儿子能尽快再找个伴儿。在这个背景下,老曹于去年回老家再次结婚。
  “大家双方在事业上各有追求,谁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去迁就对方,所以很快我就和第二任妻子分手了。”老曹说,“虽然我现在对婚姻已不抱什么奢望,但我的确还是希翼将来能有一个她来关心我、问候我。”
  这几年,老曹虽然长期单身,但他说也有个女性朋友跟他关系“不一般”,“她就像是我的‘红颜知己’,特别懂我。”七八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老曹因为打错了电话而结实了这位“红颜知己”。“后来我俩保持长期的交往,但我俩也只见过一次,平时主要是‘短信传情’。在我工作烦闷的时候,她经常会发来关心的问候,而且她写的短信很文艺,读起来特别有感觉。”
  老曹说,最近这一年,他俩的关系也淡了,一方面是双方都挺忙;另一方面,老曹觉得她应该也知道,他俩的关系也仅限于网上的知己,生活中不会走得太近,更没有成为夫妻的可能。
  老曹还说,最近这两年北师大的师生们也没少给他先容对象,尤其是学生们,经常通过微信给他发照片,劝他相亲试试看。“我一个也没见,因为我总是提不起兴趣,我想我的爱情将来还可能会来,但不是通过相亲这种形式。”
“圆通速递老曹工作室”的招牌十分醒目,走上二楼就是老曹办公的地方。
  “出名后没过去快乐自在了”
  记者十分好奇,作为民营快递业和圆通企业的名人,老曹如今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是否与出名之前有了明显的变化?
  就此,老曹表示,变化肯定是有的,“我最大的感受是出名之后没过去快乐自在了。”老曹说,没出名之前,他工作也十分敬业,但那时候工作量没现在这么大,工作间隙喜欢喝些小酒。“我非常怀念过去自在的日子,我喜欢跟同事和朋友一起喝酒,大家围坐在一起吹吹牛,能忘记很多烦恼,还能回忆起很多快乐。”
  老曹说,他成劳模之后就成了同事们的学习标杆儿,很多同行都知道他。企业老板经常提醒他,上班时间再也不能喝酒了,平时干活的时候也不能吹口哨、戴墨镜。“过去我到外面送件儿取件儿,甭管阳光是否刺眼,都喜欢戴个墨镜,一路上口哨不断。老板一说我就改掉了,我觉得他说得也对,毕竟那么多人看着我,我得注意形象。不过,真的没过去快乐自在了。”
  老曹还告诉记者,在他出名以后,很多媒体采访他,就连电视台电台也争相找他做节目。前不久,贵州电视台一个国学节目还联系老曹,让他当嘉宾。说到这里,老曹嘿嘿一乐,“我没读过什么书,学问水平又不高,怎么也不适合去当国学节目的嘉宾啊,所以我没答应他们。虽然我出名了,但我知道自己一旦离开快递员这个角色,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返回列表 金沙国际唯一官网


Powered by EmpireCMS